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加入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宁夏婚恋网 首页 寻爱加油站 爱之锦囊 查看内容

答疑解惑丨恋爱时,你想成为对方的全世界吗?

2020-12-16 04:28| 发布者: 宁夏交友| 查看: 33| 评论: 0|原作者: 汤淼|来自: janelee1231

摘要: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 ...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我讲得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了,你就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了,你就要哄我开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就是这样了。”

这是电影《河东狮吼》女主角柳月娥的一段台词。

几乎每个女人撒娇似的呢喃里都会包涵这段台词中的某一句或某几句,其实是想说:“我要完全住到你的心里头,当我想全部占有你的时候,你一定得先全部拥有我”。

把爱情的背景拿掉,如果初生的婴儿会说话,这个声音更像是婴儿对母亲的呼求

自恋是婴儿受伤的表达

当初生的婴儿被剪断脐带,客观上完成了与母亲身体上的分离,那一刻,留在婴儿心里的感觉会是什么呢?

或许,那是一种被抛弃、被割裂、不停坠落下沉仿佛掉入无底洞一搬的感觉,因为最初与母体融为一体的完整与完美被出生的过程完全的打破了!因此,尽管身体上已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但婴儿内心里却从未停止要与母亲回归合而为一的渴望

在这个下坠、掉落到无底洞的过程中:

>> 如果婴儿身边有一个稳定的“足够好的客体”,比如一个一直陪伴在婴儿身边、敏感且无条件的照顾婴儿吃喝拉撒的妈妈,那么,婴儿在投递出去的那种“想要完全占有妈妈”的愿望,在“满足”与“未满足”之间,逐渐成为婴儿成长的养分,为随之到来的心理上的分离做好了准备;
>> 如果身边没有一个稳定而又“足够好”的客体,这些婴儿就会在心里体验到一种“向外投注情感却没有人要”的感觉,他会自我怀疑“我不受欢迎也没有能力和外界建立关系”,然而人类的婴儿是没有能力让这样一种坏的感觉停留在心里太久的,那样只会加剧他坠入无边黑暗的感觉。

所以,他就自动生成一种感觉,就是“既然没人要我的爱,那么我就自己要了吧”,于是,一个“自己爱自己”的自恋的心理模式就在内心里生成。然后,这个自恋就像是照向黑暗的一束光或者是下坠途中的一个支撑,拯救和抱持了这个掉入无底洞正陷入无助、无力、无能、无我感觉的婴儿。


很多时候,我们就在被自恋拥抱的这一刻停住了,就像我们经过被恐惧追逐的狂奔,一旦突然停下,就再也无力前行了一样,我们开始停留在自恋的感觉中,无力成长。
那么,柳月娥的撒娇也是这样一种婴儿似的自恋表达吗?自恋的婴儿有爱别人的能量,但是没有爱别人的能力,就像柳月娥的撒娇通篇都是“你要如何爱我”却没有一句与“我会如何爱你”有关。这不是柳月娥自私,而是自恋一旦形成,就会在内心里形成一种特殊的与外界建立关系的模式。

自恋的爱情悲剧

尽管藉由“被自恋照亮和抱持”,自恋者不再体会到坠落的危险与混乱,她的内心似乎变得有序和有力了,但是那毕竟是一个幻想出来的美丽新世界,一旦与外界真实的全方位的接触,就时刻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危险。

所以,为了避免一触即碎,自恋者必须给自己的世界再施加一层魔法——如果,把别人想象成自己,事情不就简单而有序了吗?我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用自己的这些想法在控制别人的思维和行为时,先变成对自己思维和行为的控制;也就是,当我自己这样爱宠、满足我自己的时候,你一定也是这样爱宠、满足我的——柳月娥的表达。

有意思的是,像柳月娥这样的女性往往对男性具有非凡的吸引力:她们通常有着天使般的脸庞,神情里既有孩子的天真又有女人的娇媚;最重要的是,和她在一起,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她对他的依赖、她对他的崇拜、她对他的撒娇,会让男人们有一种无所不能、舍我其谁、男子汉顶天立地的波澜壮阔之感。

然而,不久你就会发现,这也不是真的,这是被他的她所制造出来的。柳月娥的爱情一开始也都在她幻想的掌控中,但是幻想的世界在现实中浸润得久了,就难免有坍塌的一天。
她的悲剧,看似因为爱的全能客体陈季常,本就风流倜傥,又处在视“男人没有三妻四妾”为异端的社会,而如果我们用心理学的工具深入到关系的实质里去看,就会看到用幻想性控制建立关系是注定要失败的。

我们在心理学的临床研究中发现,自恋到一定程度的人,他们的伴侣大多会有一种无我感、被剥夺、被控制感,因为他们认同了对方投射来的“你就注定是我希望的那个样子”元信息。

人要是爱一个人爱到无我的程度,是非常痛苦的,没有多少人能在这种感觉里停留太长时间,所以,有时候反而会走向另一端,就像陈季常归根到底还是爱柳月娥的,但是难以言说的“命运”却不得不让他或真或假的背叛了她——不背叛她,难道背叛自己吗?

所以,河东狮吼的那个吼声是一个自体再次破碎、即将再次跌入无边黑暗里的吼声,是一种悲怆得由古至今仍然能被我们听到并发人内省的吼声。

自恋的爱情悲剧,是在早期就已经被写就的,一生重复,重复的也是作为婴儿时的受伤害的经验。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